”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氵米子🐾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十七岁的我和五岁的你(31-40)

attention:

*大概是小甜饼+段子体w
*设定弟控快×幼体新,非亲兄弟是邻居,工藤夫妇外出托斗子照顾小新一;名柯全员in米花,斗子原著KID身份不变
*趁着病差不多快要好完全把上周没写的补上。另外,中药好苦
*前篇见主页!!

>>>

31、
自“解救”新一于那两个陌生男子之后,黑羽快斗和新一相处的时间从被推理小说占据,到被推理小说和电话占据。
这就形成了更大的悲剧。

32、
也不知道为什么新一会有那两个人的电话。
总之如今每逢周末都会有人来黑羽家接新一出去玩,这令黑羽很烦躁。
更让他觉得自己有毛病的是,每每新一要被带出去玩时,都会因为新一闪亮亮的眼神而缴械投降放弃抵抗。

33、
是不是只要把新一户口簿里的“工藤”二字划去改为“黑羽”就算是他的人了?
这天早晨新一不在家,下午大概也是不会在了,郁郁寡欢的黑羽快斗做家庭作业时咬着笔杆儿遐想。

34、
恰好不好的,家庭座机上一通电话打了过来,也打断了黑羽快斗的思绪。
来电显示是“服部平次”。
“喂?”黑羽接起电话没好气地冲那边道,“这里是黑羽家不接受各种推销保险不需要水管电线都没问题天花板没漏挺OK的快件什么的寄存在隔壁中森青子小姐那儿就好谢谢。”

35、
依照惯例,黑羽这么做服部是不会挂断电话的,反倒会拿他开开玩笑。
然而今天非正常。
黑羽快斗由于听筒那头“嘟--嘟--”的忙音愣了愣神。
那大阪黑炭挂我电话哎……

36、
另一边,服部牵着新一的手敲响了金属门。
门在几秒后缓缓敞开,身着白褂的茶发女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嘿,宫野小姐。”
“啊黑炭……呸,服部君,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服部平次顺手摸了摸新一软软的脑袋,说:“这家伙和朋友走丢了,可我现在又恰好有案子……呃、他的监护人电话我也打过了但是没通,想说能不能先放在你的实验室照下?”
宫野志保盯着服部身边的小男孩看了一会儿,单手撑腰,半开玩笑道:“要是不怕被我拿去当实验体就可以喔。”
她弯眸,与手指紧紧抓住服部裤管的新一对上视线。

37、
与服部挥手道别后,宫野志保带着新一进屋。
“那个、阿姨好,我叫工藤新一。”
闻言宫野使劲忍着把他丢进实验室水池里的冲动,咬牙愤愤。

38、
宫野志保交代完毕一些事情便把小男孩一个人丢在旁边尽量不理他。
新一却好奇的摆弄起桌上的瓶瓶罐罐,手中装有溶液的试管几次被宫野夺走,也就安静了下来。
宫野松了口气。

39、
“原来,宫野小姐不是医生哎。”新一经过上次的教训,将对她的称呼改为和服部平次一致的“宫野小姐”。
“当然咯。”
“可是我觉得你很像福尔摩斯的朋友华生。”
“什么……那福尔摩斯会是谁呢?”
“唔,不知道,但是我很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侦探。”
这孩子还是有可爱之处的嘛……
宫野志保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40、
“下午了。”宫野停下手中的记录,在旋转靠椅里伸了个懒腰,“想要吃些什么吗?小小的侦探先生?”
“咖啡和柠檬派!!”
“这个,请容我郑重的拒绝您。”
新一垂头:“好吧,那就鱼寿司。好久都没吃鱼,谁叫家里有个笨蛋不喜欢……”
面朝暖阳,宫野静静地聆听他的碎碎念叨,又勾起了唇角。

---

评论 ( 6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