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久不会在啦,期待再会。
目前处于存梗还债中,没有正经更新。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失踪籽口🐾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White Dream(短篇)






attention:

依旧短小,瞎写写的嗯XD大概是刀
重温龙四做梦梦出来的→龙四衍生后续,OOC严重、语句干涩见谅
想象了下楚先生失踪后明妃一蹶不振的情形,然后开始扩大脑洞,再然后,就形成了这篇...
是明妃的一个梦,梦里什么都没有色彩,只是单调的白。
设定楚路同一间宿舍,芬嗝儿老兄就……不管他了。可以认为他为了那对夫夫的幸福搬到煤球堆里去度日子了,唉伟大无私[buni

那么,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吧。


White Dream
by 海籽盐

 

>>>


 

01

路明非在卡塞尔学院瞎逛了一下午,没去上课,也没去找人聊聊,反正是负能极了。连续几个星期都是如此。

在他人看来,鲜少与人交谈的路明非是不正常的,更何况之前他还疯了般似地在整个学院里寻找“楚子航”这一号本就没有的人物,这让他们更加担心。

诺诺曾来找过他,很认真很认真地想要路明非向她倾诉些什么或许会改变现状。凯撒也说最好去咨询下心理医生,免得憋出病来。

他也觉得,自己是屠龙屠疯了,确确实实要去看看心理医师。

但到现在都没那么做。

因为有个声音萦绕耳边,告诉他他是对的。楚子航存在过,而且在他内心占着很大的分量。

此时路明非站在宿舍门口望着墙上只写有他一个人名字的名牌。他伸进口袋里摸出单把的钥匙,插进锁孔旋转,“咔”地一声锁落门开。

他现在已经养成带钥匙的习惯,毕竟没有人会在里面为他开门了。

傍晚六点左右没吃晚餐他便洗漱完毕躺倒在床,拿过一旁的抱枕将头埋进去使劲儿的吸气。

嗯,还带有些楚子航的味道。

稍稍安心下来,却又昏沉沉的睡着了。



02

醒来时路明非睁眼看到的便是雪白的天花板。

怀里是已被捂热的闹钟。睡意并未完全褪去,他躺在床上缓了老半天才真正清醒过来。

头顶的天花板似乎干净了许多。

似乎是因为颜色变成了白色......不对,原本的模样应该是淡蓝,怎么会......路明非起身,挠挠头,半张着一双眼,直接当其是错觉。

低头看了眼闹钟,指针没有在运动而是停止于一个微妙的时刻“18:01”。路明非扯动唇角轻轻苦笑两声。

下午六点零一分*。

怎么连闹钟都在提醒着某人的事情。

这样根本就做不到把他忘却,反而会让记忆加深,最终铭记一辈子。

啧,想什么呢,师兄又不是不会回来了,指不定在哪个海滩和比基尼少女愉快玩耍呢......等到他累了就肯定快马加鞭赶回来的。




03

他没那个脑袋去思考为什么闹钟停了。

一样样的穿上手边的衣物,伸展手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眼拭去眼角挤出的些许泪珠。

刚想下床,发现四周的除了自己的床铺便再无其他物品。不知需被称作房间还是空间——其中的墙壁、门甚至门把手全是白色,只显出淡淡的轮廓。

就好比漫画家勾了线却没上色的画稿,令人深感空虚。

路明非傻眼,愣神良久,才回顾他那张棕色双人床上的淡蓝被子,顺带瞅几眼自己的手和手上拿着的蓝闹钟与浅灰色外套,这些是房间里仅有的色彩了。

尝试着闭上眼再睁开眼,没有任何用处。

啊,天气依旧有些寒意呢。

路明非打了个打喷嚏,后悔自己怎么把围巾放沙发上了。



04

路明非大概适应了如今摆在眼前的现状。

就当作是真的穿越到黑白漫画里而已,都见过“龙”这种本应该存在于传说童话里的生物了,穿越又有什么好怕的。他安慰自己

他试着拧转门把手,放手后门便悄无声息的张了个口,外面能看出来是走廊,还有楼梯可以往下去。

像是一栋房屋,又像是塔......

他顺着阶梯向下到最底尽头,又有一个门,似乎只要走出这扇门就能离开“房子”,离开四周白色的压抑。

但路明非想错了,门后面依旧白茫茫的一片,晃得眼睛生疼。天空不是纯白的,还高挂闪光的太阳;苍穹下的事物几乎都失去了色彩,毫无光泽。

平原、花海、塔楼……本应该构成美景的,却因为色彩呈白看上去诡异于常。



05

路明非怔怔地伫立平视前方,一直这样过了不知多久。

饥饿没有诞生,疲劳同样的,他都感觉不到。明明昨晚没有吃饭,依闹钟上的时间差不多过了一天了,也不会饿;明明都快晚上十一点了,好像天亮着人就不困不累一般。

可他的内心冷静、平静的要命,恰好这时脑袋开始高速运作,让思绪乱作一团:

现在身处会不会是哪个龙王的结界?反正目前为止还没找到出口,路明泽也没有出现说“嗨哥哥要不要在这个世界来点什么服务”,简直不要太牛;

诺诺和老大有没有在好好的过日子啊,要是自己真的呆在这安度晚年,真希望他们以后的孩子能起名叫“路明非”,女孩的话就把“非”改成“菲”也不错,好歹纪念一下自己;

芬格尔那个废材师兄也不知道现在在干嘛,但愿他能记得我吧,别像……楚子航那样;

是啊,楚子航,说不定在这里还能偶然遇到他呢。

路明非就此连忙摁下了大脑的重启键。

思考是件麻烦事儿,容易影响心境。

要平稳要平稳,深呼吸深呼吸。



06

有几天了吧。

每日都面对相同的景象——花海成片接连,花朵那尽失生气的面容随风摇曳,让路明非心生莫名的孤寂与恐慌。

躺在逐渐褪色的床铺上,阖眼难以入睡,睁眼迷茫。

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能做的事只有发呆、发呆和发呆,大多数发呆是在想事情。

已经承受不了了。仿佛人置身这里心也开始如同其他带有色彩的东西那般褪色。

他缓缓蹲下,随即无力的坐瘫在地。

蓝色闹钟经由时间冲刷开始逐渐掉色。带有色彩的东西映在瞳孔中较之以往少了斑斓靓丽,几乎的色彩在这都要被带走。尽管不包括他自己。

天气很少变化,不分白天黑夜,空中永远悬着那么个太阳,闪耀光辉,却丝毫传递不到温暖。

那种感觉就好像世界里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事物。

路明非试着抬手触碰眼角,是湿润的。他不知什么时候流泪了。



07

路明非正百感交集,视野里闪过一抹蓝。

他猛地惊起,目光追寻,很快便捕捉到一个身影。能快速寻找到那身影熟悉程度是原因之一。

那人站在花海中央,恬淡微笑。

路明非几乎都要哭出来,却硬生生把眼泪憋住。他想走上前去。

是楚子航。几月未见的楚子航出现在这里,甚至还向他招了招手。

路明非想迈开步子靠近去看看楚子航,他比天上的阳光还要明亮耀眼,是路明非这些天看到的第一个希望。

为什么今天自己想着会和他相遇,就遇见了呢?为什么这几个月以来想着他会回来,就等不到呢?

路明非收脚。太不现实了。

虽然有那么一丝丝期盼。

08

路明非终于醒了,让他惊醒的是梦所发生的、最不真实的事情——他看见楚子航了。可现实是,楚子航不知所踪。

他理好蓬乱的头发,长长的叹气。

房间里冷冷清清的。内心感觉同梦境里没有多大分别。

“我爱你。”路明非头脑里嗡嗡作响,始终回荡着楚子航那天故意压低声线的告白。

师兄怎么还不回来……那个混蛋。嘟嘟喃喃发泄一般,路明非狠狠地亲了亲怀抱中的抱枕。

靠抱枕上残留的一丝气息也许撑不到下个月了。


-End-

注释*
六点零一分:楚子航的生日是六月一日。这里就瞎写写,由于剧情需要。

--
1.28首修
江南老贼再不出龙五我就没了产粮的动力了!![bushi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