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久不会在啦,期待再会。
目前处于存梗还债中,没有正经更新。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失踪籽口🐾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就让他们丢掉设定皮一下好了


标题是假的,我还在想
最近脑洞成黑洞了,文艺不了我也很绝望

attention:

大学paro/OOC众多/丧心病狂/小学生文笔
四分之三组同宿舍,撞梗歉
微探平(?
死神快×算不上侦探的侦探新
中间推理瞎扯嗯,以及gay一词出现频率过高注意



>>>

01

    504号宿舍住的可都是高智商美男子。
    几乎全校的女生都认同这点。
    工藤新一作为开学迟到几天才加入504的人员,居然也被夸了好看。
    但是“漂亮”“秀气”以及“有点受的潜质”这些词语,形容他这个大男人是不是不太好?
    还有为什么传闻你们戏剧社社长也是一个大男人却喜欢工藤新一,怕不是有什么毛病?更何况俩人连正式见面都没有过。
    于是苦着一张脸、拖着一堆大部分是书的行李敲响宿舍门的工藤新一,在得到舍友服部平次和白马探的拍肩安慰后,稍稍安心了点。
    工藤新一在504宿舍的第一个夜晚,睡得还算安稳。

02

    次日,工藤新一觉得其实他们宿舍应该还有一号人物才对?
    学校的宿舍条件很好:四个隔间,中间是客厅;客厅左右两间是寝室,每间各一个上下铺;客厅后方是一个小卫生间,用来上厕所和淋浴。白马探和服部平次已经占满一个寝室了,而工藤新一的下铺除了床垫却是空空如也,虽然在他入住前就放有几个纸箱在墙角落里。
    可当他去询问服部平次和白马探的时候,两人都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根本无法推断到底“有”还是“之后会有”人入住504。
    服部平次:“呃,这个嘛,有啊,但是不知道什么时间段……哎不知道。”
    白马探:“有人……唔,不知道什么时间段会在。”
    您俩莫非是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兄弟?
    工藤新一愤愤地想。
    这时的他还不知道如何正确使用“gay”这个词。

03

    然后,工藤新一入住504的第三天夜里,他就快睡着时客厅有偷偷摸摸拆零食袋、吃零食的细碎声响,一会儿有一会儿没的,令他很烦躁。
    碍于刚和新舍友相处没几天,冲出去破口大骂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他忍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或者说他根本没睡——工藤新一顶着张毫无精神气可言的脸就去上课了。和他同选修课的、坐在他前排的探平两人一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04

    接连三天如此,以及三天都要整理客厅小沙发上残留的垃圾,工藤新一头都大了。
    第四次夜晚睡下又从客厅传来声响,工藤新一脸色铁青吼了句“谁要是再在外面吃零食信不信我明天把他头给拔了”,声音居然停止了。
    之后是诡异的平静,当然得除去几声断断续续奇怪的叫声外。
    工藤新一再再再再一次的失眠了。
    天刚亮,工藤新一解脱般睁开双眼,下床开门冲到对面间准备上前揪住服部平次衣领好好问个清楚。
    刚冲到下铺掀开被子朝里面一瞧,工藤新一傻眼了,气焉了也就放弃接着的行动了。
    感情这俩货打开学起便上铺不用都一起睡下铺的吗?看看服部挂在白马身上那条销魂的左腿……
    “你俩就gay一起吧!”

05

    了解到不是两位舍友搞的事情,工藤新一分别送了两人一个爆栗子爽快地让他们滚,然后告诉他们今天晚上别回宿舍了
    他发誓今晚不逮着嫌犯他就是gay。
    据观察:除今早沙发很干净外,每天早晨的沙发都会留有零食包装袋和碎屑;扫地时可以从角落扫出黑色布料碎片;沙发上有人躺过的痕迹......
    以及确定非服部平次白马探两人所为......
    由种种线索得出,犯人是个外来人物,并且将504宿舍当作安全区,在这里进食和裁制衣物。
    然后,工藤新一准备蹲点抓人了。

06

    这不是我们所认识的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应该表现的更聪明一点。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接着看吧。

07

    夜晚静悄悄的来临了。
    工藤新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七点左右开始就蹲在沙发后面的空隙里。这里的味道实在不是很好闻,而且他的脚和腿部已经隐隐开始发麻了。
    手中的锦鲤布偶被他扯得几乎变形,但只有这样才能缓解紧张。
    他觉得他已经把“504全员外出狂欢今晚不会归来”的消息放出去,那么犯人应该会提早那么点到来才对。
    好吧,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猜对。
    你以为呢?工藤新一并不是推理出来的,他只是依凭直觉。
    就在他濒临昏昏欲睡之际,浑身一个激灵,那种直觉又来了——有人从外边推开了客厅的窗户,凉风涌进室内。
    工藤新一小心翼翼地揉揉眼睛。
    推窗入室之人身上的黑袍随风飘忽,袍帽下的面容晦暗不清,但从下巴的棱角看出,是个男性。
    清亮月色在他的单片眼镜上反射光芒。
    黑袍男子手持的黑漆木杖敲于地面,几声脆响,工藤新一心脏就跟着跳几下。
    天啊。

08

    不知不觉工藤新一居然从沙发的遮蔽后站起身来。
    对方也似乎感觉到了动静转身,工藤新一这才看清男子的脚是悬浮着的,离地面还有五六厘米远。
    “哇噢……”工藤新一发出一声感叹。
    不想,男子居然紧接着这声感叹倒地不起了。
    工藤新一连忙扔下手中的布偶,走近蹲在男子旁边,探探鼻息,确定他没有事后,端详他姣好面容。
    哎,蛮帅的嘛。
    工藤新一视线下移,瞥见男子胸口处有东西鼓鼓的将黑袍顶起,伸手一掀,居然丢出来几袋零食。
    再一抖,一把剪刀也掉了出来。
    好吧,再好看也不能对恶人怀有怜悯之心。

09

    工藤新一坐在沙发上盯着地上跪着的男子,很严肃很严肃地开始了审问:
    “请您给我解释解释,您这样从窗户里翻进来是私闯民宅懂吗?”
    “这里不是你家。”
    “哟,很酷。报上名来。”
    “饶我不死?”
    “你觉得我长得像杀人犯吗?”
    “挺像。”
    “去你妈的。”
    工藤新一出脚撂倒正欲站起身的男子,跨坐在男子腹部,一手顺手拿起地上被丢掉的锦鲤布偶,将鱼头指向男子额头,一手揪住对方衣领,自认为恶狠狠的威胁几句。
    这很奏效,上一秒还叛逆少年似的还嘴的男子,下一秒就可怜兮兮泪眼汪汪什么都招了,工藤新一开始觉得做人就应该凶一点。

10

    现在工藤新一大致是知道了,自称死神的男子名叫黑羽快斗,因害死了工藤新一前世,如今只好陪在他身边直至他死去作为补偿。
    然后最近要完成一项工作每天晚上都到深夜才能到504,肚子饿就吃夜宵了,很无聊就剪自己的黑色限定死神制服了。
    这什么奇葩狗血的剧情?
    这家伙和戏剧社那帮很会演的瓜娃子是一伙的?
    工藤新一依旧坐在沙发上,思考半晌,他还是搜出绳子将黑羽快斗捆好绑在自个儿床头。
    “我睡下铺,你睡上铺,懂?”
    “这你他妈让我吊在床边睡!??”
    “你不说你是死神么?这样睡一晚上又不会死。”

    
11
    
    “你知道我帮你清理掉了多少垃圾吗?因为你我失眠了几个晚上吗?敢压在我身上?小伙子你很大胆。”
    工藤新一清晨惊醒发现自己被身上重量压得喘不过气来,睁眼踢开身上的人反扑回去,一个完美的床咚实现了。
    “哇噢,你居然能解的开我绑的死结……”
    “我可是死神,没什么不能办得到。”
    “让你自己去死呢?”工藤新一躲开黑羽快斗的一个拳头,重心有点不稳,“做得到吗......唔!”
    说话间黑羽快斗成功反咚,两人脸与脸的距离拉近,再靠近些可能就要鼻尖碰鼻尖了。
    工藤新一可不想与他有这么gay的镜头,偏过脸去引得黑羽快斗一阵嗤笑:
    “这就有点难度了,但我可以做到掰弯直男。”
    

12

    此话一出,工藤新一脸色爆红,仿佛可以滴出血似的。
    不过,脸红主要还是因为黑羽快斗气息喷洒在他脖颈敏感处,这很要命。
    但黑羽快斗皮这么一下,让他差点失去后生的幸福。
    ——工藤新一朝他下半身用力一踹,捂脸丢下一句话夺门而出:
    “你又不知道我是不是直男!”
    黑羽快斗瘫在地上忍痛一小会儿,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又是一阵狂笑。

13

    “你不知道黑羽快斗是我们舍友吗?”此话来自白马探。
    工藤新一白眼:mmp我是新来的况且他老人家又一次都没到宿舍床上睡过我怎么知道。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黑羽快斗是戏剧社社长吗?”此话来自服部平次。
    工藤新一又一个白眼:mmp我是猜到了哪料他真的是我怎么知道。

14

    “嗨,新一,今天帮我占位子真是谢了。”
    这是黑羽快斗出浴滑倒“不小心”吻到工藤新一,而且是法式热吻的第二天下午,在学校食堂。
    面对这样厚脸皮的死神大人,工藤新一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只期盼下次不要再被算计,并要当即果断的采取行动拒绝他。
    比如,别不推开裸着上半身和你拥吻的男人。
    对,一定要推开他,然后狠狠揍上几拳。

15

    宫野志保,是工藤新一实验课的搭档。
    在某次两人单独聚餐时听闻工藤新一说的“有个死神他喜欢我怎么办”之后,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心底的不可置信完完全全地暴露了。
    “我说的是真事,你别不信我。”
    “可能是工藤君你最近纵欲过度,太累了,产生幻觉了,好好休息吧。”
    “不是,你听我说……”
    “我会去和黑羽君提议一下的,请他多让你休息休息。”
    “卧槽,我和黑羽快斗真的没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认为我和他有什么啊?我又不喜欢他!永远不会喜欢他的!”
    宫野志保再一次不可置信了jpg.

16

    “怎么办啊宫野!”
    “嗯?”
    “我好像喜欢上黑羽那个混蛋了怎么办啊!”
    “哈,说说?”
    “我我我我我今天被他亲了脸颊然后突然意识到好像有点……总之就是喜欢上他了怎么办啊宫野!”
    “你先冷静……”
    “我冷静不下来……我喜欢他了怎么办啊宫野!”
    “你就算这样对着我吼不听我说话你还是无计可施懂吗?!!”
    宫野志保按捺不住分贝了jpg.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