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久不会在啦,期待再会。
目前处于存梗还债中,没有正经更新。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失踪籽口🐾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MESSAGE(短篇)

Attention:

    

酒厂动物园连酱油都没得打的私设。本篇前提→黑羽快斗(以怪盗身份)用一束玫瑰从宫野志保那里交换来了一叠名侦探的照片,并且非常聪明的将它们用在“调戏工藤新一”方面(bushi。

给隹少 @八雲麻雀子 的表情包友谊纪念贺文!(森莫)其实是晚了的生贺qwqqqq不知道雀er还记不记得……

大概是个无脑小甜饼!!好久没码字手有点生,希望能喜欢——

 

 

 

 

 

MASSAGE

  By 海籽盐

 

 

>>> 

 

 

 

工藤新一坐在床边用手机把一下午堆积的没有回复的短讯一一浏览过后,让疲倦的身体放松倒向被褥。他眨了两下眼睛,才又将手机举起正朝面部,点开显示来自“灰原”的短讯,一个字一个字缓慢的打上回讯编辑空白处——“好吧,明早十点,波洛见。P.s.转告下其他人,我请”。

不想宫野志保小姐在第一时间便回道:“OK”——爽快得令工藤生出无聊感。他打个哈欠,又多发了一条毫无意义的讯息:“下次可别把我的照片卖给某人了啊,很困扰的说”。

他余光扫过不远处书桌上的信封袋,里面装的是十几张他自己的照片。这倒没什么,但一想“某人”于照片上的涂鸦,又有点儿气恼。虽然和对方非常非常认真的商讨过“侵犯肖像权该做什么赔偿”,但结果那人以一句“要是这是我的照片就算不上侵权了吧”给敷衍草草了之。最后连他准备逃跑时工藤也只能无奈瞪视着那张同自己模样无差的脸,把气愤连带着反驳的话语咽下肚去。

白色月光透过薄薄的纱质窗帘照在房间地面,似乎由于工藤就在房间内亮了一盏台灯显得地上的光块泛亮,随着晚风的拂动忽明忽暗。窗户边似乎有细微的声音,他捕捉到了,却没多大在意,心想可能是风吹动窗帘的声音。

工藤翻身躺向床的右侧,手机则在发完短讯没及时得到回复后被他随手丢在床边。身体和意识都很累,他合上眼,告诉自己放松十分钟。

 

 

 

然而身后床垫微微下陷的状态令他背脊一僵,想也不想硬是忍着不转头,反正已经猜到是哪个大胆的家伙造访了。

不妙,看来要收回刚刚声响是由风引起的想法了。

“哇,名侦探你居然和小小姐关系这么好啊。啧啧,真是令人嫉妒。”熟悉的称呼和熟悉的语调,以及手指敲击手机屏幕的声音皆令人心跳节奏加快,工藤不知道自己此时要是转身过去会不会有人看见他发红的脸颊。工藤把原本只盖在腹部的毯子往上扯了扯,指腹划过面部皮肤,他感觉脸上烫得不正常。

……你在嫉妒什么啊?!工藤新一忍不住在内心吐槽。

“为什么不能把照片卖给我啊?啊,不对,我和灰原小姐是正经的交换而不是交易哦。”

感觉说话的那人把身子挪得靠近自己,连一呼一吸都听得分明。工藤悄悄往前缩了缩,却没起到什么大作用,反而把自己逼至绝境——身体马上就要移至床边时,被人从后方用手臂环住了腰。

黑羽快斗温热的鼻息喷散在他的颈侧,有点痒意,“名侦探要是掉下床可就不好了哦?”

 

 

 

黑羽嗓音中透出的笑意直击工藤心扉。心脏偷偷地轻轻地抽动了两下,痒和痛的感觉同时从心尖传达至神经。

“……放开我。”

“不要。”

“……信不信我把你轰下床喔?”

“不信。我喜欢你,工藤新一。”

突如其来一句告白将工藤的脑中思绪弄得一团乱,他张了张嘴,“……开什么玩笑。每天都是同样的恶作剧就不会有人上当了,怪盗基德。”

对方似乎没大反应,只是静静地呼吸,呼气、吸气。

 

 

 

“黑羽快斗。”怪盗先生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松开了圈着工藤腰部的手臂从床上起来,“这是我的真名。从今天开始,我将会成为您的正式追求者,请务必小心在途中被我偷取您的心灵宝石哦,名侦探。”

语毕,黑羽已穿着那身显眼的白色礼服,站在窗边望向翻身在床上坐起的人。工藤盘坐着眨眨眼睛,霎那黑羽变着戏法从指间迸出三朵粉色玫瑰递至工藤面前,月牙的光线温亮。

“此刻应该铭记于心。那么,再会了。”黑羽快斗见对方接过花朵闻香便勾起唇角,右手置于胸口,前倾鞠躬时地面“碰”的一声腾起烟雾——经典的怪盗退场方式,让人难以追踪他的去处,从而难以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不过对于工藤却已少了神秘。

工藤新一摸了摸鼻尖,看着敞开的窗口外月夜景色下晃过的白色影子又是几分钟的发愣时间。起身拿了花瓶,工藤将花小心翼翼的插放好,摆在书桌上的信封旁边。

 

 

 

等等,这算犯了包庇罪吗?

不算吧......?

带着问题进入梦乡的工藤新一又是一晚上没睡好。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