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氵米子🐾
Powered by LOFTER

[齐顾/越中]此生

 

 

 

*原著是巫哲的《炮楼》,cp:齐越*顾中

*“2”里的面组日常向短篇

 

 

 

▷▷▷

 


水冲过碗碟勺筷带走了上面的白色泡沫,流进排水口,然后紧接着又是一波水流。顾中认认真真将洗净的餐具高叠起,两手托着它们送回了橱柜。

顾中倒也没奇怪今天齐越喊他去洗碗的原因。这几天齐越人怪怪的,平时话中藏针,现在话里带刀。洗碗的那位挺好看的小妹妹被他说了几次,几次都掉眼泪,一般是害怕没来店里了。

他想了又想,是应该找个时间问一下齐越怎么回事了。

 

 

“我今天想提早结束营业。”顾中路过厨房时齐越特意走了出来说道。

顾中抬眼盯着齐越“哦”了一声,“随你。”

是时候让这位老板休息放松一下了,免得他伤遍人心。

“小中中,去散步吗?完事给你吃好吃的。”

“……我去!”

姓顾名中中的人表示,他真的只是回答齐越的问话而已,并不是爆粗口以示对称呼的强烈不满。

只是不知道齐老板会不会这么认为。顾中见他满脸笑意,相较之前似乎开心了许多。

 

 

夏日的傍晚温温暖暖,算不上热也算不上凉快,因为迎面的风都是暖的。

两个人并排毫无目的地地在街上逛着,顾中偷瞥身侧,齐越正把玩着自己的手机:按了一个数字,又按了绿色的拨号键——快捷呼叫联系人。以前顾中也有给自个儿爸妈设过快捷,不过那是手机还没换新的时候了。

齐越拨号出去。

顾中的手机响了,铃声嘹亮引得路人频频回头侧目。

“梁静茹的分手快乐!串儿你真狠心,说什么也要先给我分手费啊。”

“呸!瞎说什么,我又没和你交往哪来的分手!”

不知不觉便走进了路旁的小公园,顾中爬上约莫两米高的单杆。紧随其后的齐越也轻松上了去,坐在顾中旁边,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说二啊,你不管店里的账么?当然得是老板娘了,所以咱俩是夫……”

“为什么管账一定得是老板娘啊?!”

齐越一脸惊愕,“难不成我要上你你还想当我是兄弟?”

顾中恼羞成怒给了齐越一拳,看他笑得差点摔倒还是伸手扶了一把,心说齐越这个厚脸皮。

 

 

阳光倾斜的照在公园里的运动器械上,形成的影子也是长长斜斜的。顾中四周望了望,空荡荡的就他们坐在单杠上的两个人。

也许是因为饭点……齐越也太不会挑时间约人了。顾中想。

“二啊。”顾中刚想说些什么,齐越却喊他。

他答应,转头看向对方安安静静等着下文。此时夕阳余晖像撒在齐越眸子里的碎糖果似的,说不出的好看。

“我喜欢你。”

这句话缓击进顾中心脏,一下一下加快的心跳有点紧张。顾中愣神,想说的全堵在喉咙里发不了声。

齐越眯眼笑笑,纵身跳下单杠落地,一包廉价香烟从口袋里跑了出来也落了地,又让齐越拾了两三次才回归原位。

顾中看见了,但还是没说话,什么都没说。除了呼吸声他就没再弄出其他声响。

“走吧,回去了。”齐越向上朝顾中伸手。

顾中急于握住那只手,以致往下蹦的动作没做好,撞进人怀里。头顶传来轻笑,顾中却想着幸好手心没汗。

 

 

“走了。”

“嗯。”

十指相握。

 

 

——END——

 

 

 

 

 

后记:因为最近几天做梦都梦到甜甜的两位,就丢了楚路的花吐症写了这篇,文笔烂不及原著,推荐你们去看看《炮楼》,巫哲老师的温馨日常风真的甜到掉牙。感谢他们俩给我的生活带来的快乐!

评论 ( 11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