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久不会在啦,期待再会。
目前处于存梗还债中,没有正经更新。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快新/越中/楚路

© 失踪籽口🐾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花间(短篇随笔)

 

 

*七夕贺文

*CP:《名侦探柯南》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写手没带脑子写系列,想不出标题系列

*BGM1:《You(=|)》  BGM2:《Lets Just Fall InLove Again》

 

 

>>>

 

他掀开盖在上身的毯子,翻身,间或拿起手机点亮屏幕,见没有消息提醒又随意扔在一边,不到十秒又重复这一系列动作。天气的闷热似乎是他内心不安烦燥的主因,翻来覆去无法安睡,午休时间在不经意间化作水汽飘散溜走。昨晚那人神神秘秘的要了他的电话号码,被询问干什么的时候又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碎片般的词句大致组合指向一个含糊的目标——“怪盗有重要的事要通过电话告诉侦探”,旁人听见怕不是要发笑。现在想来,他眼里白衣怪盗答话的慌张像是故意假装,故意要让自己不安心,以致思绪紊乱、晒足一上午炎热日光的头脑更加恍惚……错不了,对方肯定蓄意如此。

 

……十有八九是恶作剧,可自己偏偏中套了。工藤新一满脑子想着到底会被告知什么,然后他又一次的握着外壳发热的手机。亮起的屏幕显示有一封邮件。他按按胸口欲捂住心脏停止过快的跳动,呼吸急促犹如升入大气层,又在下一刻跌回地面——仅是一条内容红红绿绿的广告邮件。

 

唉。

但是,有没有可能电话那头的人目前在忙……就相信小偷的言语一回?怪盗基德坏不到哪里去,也许正如他说“我也是为了探寻真相”?

 

啊……好烦。到底有什么事……

预告函?不会吧,连服装都挑在夜幕下极为显眼的白色,传送警视厅方面或者登报告昭天下才像他……求我帮忙?倒是觉得没必要私下来谈。对我的评价?嗯应该也不是,要说我什么也早就当面丢下花哨的评价赞扬后走人了……

难道……?

 

脑中所想的一个稍稍离谱却在此时排除其他最接近理想的答案让工藤新一猛然坐起,骨头咔咔响了下,脚也向床板蹬得有点痛,他却没多大在意的盯着手中手机的漆黑屏幕,抿唇皱眉。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初见时他推测怪盗基德很年轻,说不定还未成年。年纪大概与工藤相仿的话,少年人未免有些私密的事,困扰久了大多数会去找亲友排忧解难。若怪盗自信的表里是一个没有知心朋友的男孩,的确有极大可能来找工藤新一这个相近的宿敌谈心。

 

想着工藤新一手指点亮屏幕。没有,还是没有,通知提醒一条都没有。他便深呼吸几次,,思考基德会有什么烦恼。不知道是否是工藤新一挂记此事许久,手机终于传来震动。

电话……吗?

马上就可以印证自己的猜测了。他连忙低头。

 

不是电话。

新邮件没有发信地址也没有署名:

“来门口检查一下信箱啦,大侦探。”

 

而且还……想太多了。

 

愤愤地在心底骂了一通,工藤新一蹦下床,一口气离开房间、客厅,出门朝着墙外信箱的方向跑。信箱带有一点红锈的铁皮上放着一束用报纸丝带包好的花草。他小心翼翼将花束取下,鼻尖凑近花朵并没如愿从期间嗅到花香,反倒沾上露水闻出泥土草叶的混合味道。但这令人舒心,头顶灼灼炎光的热度和一肚子的烦闷随之一扫而空,像是赌气的孩子得了糖果有点诧异的惊喜,难以再对人不满起来了。

黄色波斯菊、向日葵和零散几支狗尾巴草,搭配奇怪,工藤新一却越看越觉得耀眼好看。他这才捏着夹藏于花与花间的蓝色手写卡片读着:

 

最近去了花店打工

一点小小礼物犒劳我们的名侦探

记得常微笑喔;)

KISS~

你真挚的宿敌♥

 

 

……笨蛋。

 

 

 

——END——

 

 


 一个迟到的七夕快乐!!!

wdm我居然把原本打算的两三百字心描洋洋洒洒写了一千字,已经不是原来的我想象的样子了(咸鱼瘫)大概梗也是之前有写过的......没错!就是送花黑历史改编成新.送花黑历史......暧昧期的男孩们→就是好想写这样的两个人

BGM真的很好听,两个挑一个都可以的!


评论 ( 4 )
热度 ( 38 )